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二章 想办法逃婚

作者:艳子浮萍  |  更新时间:2019/10/8 22:06:03  |  字数:1989字
    她记得这个人叫他黄麻子,因为跛了脚,长还丑,村里没有女人愿意嫁,他便整天游手好闲,东家串门西家蹭饭,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,最关键的是,他记仇,谁要是拿他身高说事就是他的仇人!

    “都愣着干什么,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黄麻子身后是刚推选出的村长,相貌平平,年纪不大走路却一板一眼的,洛滟有些同情他,脑袋上那一头绿油油的光快要藏不住了!

    “村长,你终于来了,要为我家雁子做主啊!”张玉莲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都听说了。”村长伸手示意大家安静,一副老成的口吻,“屠二,既然是你有错在先,你就该娶三丫头。”

    洛滟腹诽,这村长看上去是那种死要面子的,要是知道自己媳妇出轨弟弟,会不会还这么淡定。

    “不娶。”屠二冷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是村长!”村长黑了脸,他上任以来,还没有人不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屠二眼睛都不眨一下,直接无视了刚才他强调的话,气的村长大喘气。

    此时的洛滟听他拒绝得这么痛快,喜悦刚升起,难过也随之而来,她到底有多丑,能让屠二这样的人打死都不愿娶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他一连说了三个好,屠二在众人面前让他下不来台显然是触及到他的愤怒点,可对上那体格又不敢真的和他动手,“三丫头往上数三辈也算我的表妹,今天容不得你撒野,我着好说话,到官老爷那,免不得就是一顿板子了!”

    听到要见官,屠二下意识侧了一下*身子,表情愈加冷硬,洛滟默默的关注着他,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!

    “对啊,你敢做还不敢见官老爷?”看到屠二犹豫,张玉莲以为他在害怕,气焰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这招狠,从古至今,民怕官是天性!

    洛滟看到这里,心里默默祈祷,屠二你可要刚一点,结婚是大事,只要你坚决不同意,谁也拿你没办法!

    屠二低头沉思,想起这几夜做的梦,转身避开张玉莲的手,沉重的开口,“我娶。”

    答应了?!

    洛滟眼皮上下扑腾,她是不是听错了,前面那么刚的人,听到要去官府就怂了……

    这还没到衙门呢!难道这男人以前都是装的,实际外强中干!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,以死相逼?逃婚?这是傻子能干得出来的吗?万一嘴瓢说出奇怪的话,被有心的人一深究,发现她不是甄落雁……简直不敢想!

    洛滟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,张玉莲已经和屠二说好接亲的日子,喜气洋洋的拉着她回到自家的茅草屋。

    还未走近就看见篱笆口站着二哥甄全,脸上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大哥和大嫂赶集卖菜,他在地里除草,本以为回来能看见自家媳妇做好饭等自己,却不想听到邻居说她在村里扯着屠二闹,还要把小妹嫁给他,这简直胡闹!

    “当家的。”张玉莲本来因为可以甩掉甄落雁而眉开眼笑,看见甄全气势汹汹的盯着自己,气势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甄全看了她一眼,又看了甄落雁一眼,“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而甄落雁见到他就像见到救星似的,她一个傻子能健康的长到这么大,全靠这两个哥哥实力宠妹,平时磕着碰着都要小心呵护,这次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她嫁给屠二!

    “我……对了,我给咱妹子说了一门亲事,明天人家就要上门接人了。”张玉莲目光闪躲,不敢看甄全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婚事?”甄全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,“亏你想的出来,要把雁子嫁给屠二我绝对不答应!”

    好,不答应就好,不答应她就放心了!

    张玉莲本来没底气,见平时对自己温柔体贴的甄全发火,立即提高声音,“你恼什么,雁子什么情况你不清楚?那屠二虽然看着骇人,好歹是打猎的,她嫁过去总不像在家里似的吃不饱穿不暖。”

    甄全冷哼,“嫁给屠二命都没了,还管这些,当初你说要把雁子当自家妹子看待,现在却狠心要她的命,要知道你心肠歹毒,我就不该娶你!”

    “甄全!”张玉莲拔高音量,“老娘哪里歹毒了,你给我说清楚,我做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你老甄家,今年收成不好,进账统共就几个铜板,你大老爷们不知道财米油盐贵,大哥走亲戚又是随礼,又是给钱,家里早就揭不开锅了,眼看税收的日子近了,雁子再不嫁,这双倍税钱是要用我们全家的命去抵吗?”

    一连串质问炮珠似的直击甄全,让他哑口无言,甄落雁心里悲凉,意思是说她逃不掉了?

    不行,幸福的生活要靠自己双手去创造,一定要想办法逃婚!

    她捂着耳朵,弱弱的看向甄全,“二嫂说话声音好大。”

    看到妹妹单纯的双眼,甄全心痛欲绝,拉着她进了屋,等甄落雁再看过去时,他的眼眶竟隐隐湿润。

    “雁子,二哥对不起你,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汉子拉着她的手流眼泪,这场面太诡异了,甄落雁心底却涌入一股悲伤,她伸出手擦干甄全的泪水,迟缓道,“二哥,不哭。”

    擦完之后,甄落雁僵在原地,这是原主的情感?

    看来他们兄妹感情确实好,让她一个痴傻的人在死后都忍不住会伤心。

    “好,哥不哭。”甄全点头,却不忍心再看她,见到张玉莲进门,脸黑了半边,“你去把家里钱罐子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听到钱罐子,张玉莲条件反射的警惕,“我还能骗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家里但凡有点余钱,我就不会委屈雁子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不委屈她,难道要委屈我们娘俩?”

    为了解决甄全的疑惑,张玉莲摸着肚子说,“前两天找李瘸子看的脉,我肚子里有老甄家的血脉了,你可以忍饥挨饿,但你忍心让孩子活活饿死在我肚子里吗?”

    甄全不敢置信,脸上五味陈杂,本该是个高兴的事在这个档口却算不上喜事。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