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4章 偏心眼的爹

作者:折耳听音  |  更新时间:2020/1/3 12:58:53  |  字数:2327字
    “快起来,你这孩子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姚峰年脸一黑,瞪向了才惊醒过来的二夫人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不是说宁儿已气绝身亡,担心恶疾传染送去义庄火焚吗?”

    呵责声直奔二夫人,这有一种天下大白之感啊,敢情真是这二夫人搞的鬼?

    “姚峰年,你假仁假义什么?”

    秦雉开口,姚峰年一副黑脸深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秦大人,这是我姚府,不是你的大理寺,你若再不知礼数,休怪我在少卿那参你一本。”

    姚峰年赫赫威严着,秦雉血气方刚,气不打一处来模样。

    “姚峰年,你这个狼心狗肺的,你有今日是怎么来的,如今过河拆桥,宁儿还未气绝,你就办起丧事,我姐命悬一线,你不闻不问,你枉为人父,枉为人夫,是个彻头彻尾地不忠不义之人,你尽管去少卿那参我一本,到时候我到要看看你的脸面往哪搁。”

    秦雉振振有词道,外面的非议声四起,姚峰年见势不对,眼色一使,院子里顿时空了,而原本演戏的姚钧宁这下变成了看戏的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里姚钧宁家庭也不和谐啊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宁儿身体已痊愈,天花本是恶性疾病,尚若真在京城内爆发,岂是你我能担得职责,宁儿是我女儿,若不是如此,我岂会留她在家数十日,那日,下人禀报宁儿已然气绝,我这才命人速速将她送去义庄火化,以免多生祸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宁儿并未在义庄!我就觉得蹊跷所以亲自去查探过,姚峰年,义庄只收死人,宁儿并没有死,如何在义庄火化。”

    秦雉打断了姚峰年的话,姚峰年怒目,再度朝着二夫人。

    “金氏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爷,这事我也不知道啊,都是下人送的。”金氏哆嗦地回答。

    姚钧宁嗤之以鼻了。

    这倒是推的干净。

    “老爷,是张管事,是张管事命人把小姐丢去了乱葬岗的。”

    春桃哭着跪下说来,这个丫头显然还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敌人,还真以为金氏是冤枉的。

    “张管事人呢!”

    姚峰年一吼,半晌没人上来答复。

    姚钧宁内心嘲讽笑了两声,她这闹腾到现在,人还不跑,留着被抓啊。

    “爹爹,那张管事肯定跑了,还望爹爹给女儿做主,要不是春桃救我一命,恐怕我真的早已命丧黄泉了,那张管事纵有再大的胆子,若是没人指派也不敢将女儿拖去乱葬岗那种九死一生的地方,爹爹一定要给女儿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继续悲苦着演绎,姚峰年凝着眉头看着这个死而复生行为出格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你且先回屋休息,大病初愈,还是让大夫给你再检查检查,至于这件事,爹爹自会查明真相,不会让你白白受了这遭罪。”

    得了,姚峰年说这话,摆明就是要护着金氏了,秦雉来脾气想再开口,姚钧宁见状立马拉住,这样下去争论不出个所以然的。

    “舅舅,爹说给我一个公道,自然会给,我这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您就别闹了,让我娘知道,又会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作势说来,秦雉只能甩了下袖口。

    “姚峰年,今日就看着我姐的面子上,我不与你计较,宁儿平安归来,是你姚家幸事,你若不能好好查明此事,我大理寺来帮你查,一定帮你捉住这个家贼,竟然连太尉府的大小姐都敢谋害,这人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。”

    秦雉忿忿然说完,徜徉而去,而那金氏听闻脸色愈发地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女儿也先告退了,听说娘亲身体不适,我还是先去看看娘亲,让她放心,女儿还好好活着,未招歹人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姚峰年哼了声,姚钧宁拉着还欲说词的春桃,直奔后院。

    “我娘屋子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应该向老爷继续告发,我看就是……二夫人要害你。”春桃后知后觉地说来,傻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这个爹见了亲女儿死而复生还没舅舅来得激动,你指望我这个爹对我有几分真情,做人得学会察言观色,见好就收,金氏吗,以后留着慢慢收拾就好了,一口气吃不成胖子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一边赏着四周的景色,一边说来,把春桃说的糊涂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醒来之后,说话好奇怪,还是找大夫来再给您瞧瞧吧,找好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恐怕最好的就是那院子的里问生大夫了,对了,春桃,咱们去过那院子的事不准跟任何人提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这又是为什么?那院子里人救了咱们,是咱们太尉府的恩人,这有什么好隐瞒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恩人,才不能坑人家,害我的凶手还没找到,万一针对恩人去了怎么办,那咱们岂不是恩将仇报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敲了下春桃的脑袋,春桃恍然大悟似的。

    锁春阁。

    姚钧宁见到了这个时空里身为她母亲的人。

    额……这脸色,毫不夸张,躺在床上的女人绝对是……将死之人了。

    “宁……宁儿,真的是你……咳咳咳……我的宁儿……”没说两句,咳得吐血了?姚钧宁站在一旁看呆了。

    瞧着床上按照实际来说绝不比前世冤大头的自己大多少的女子,姚钧宁汗颜,柳眉丹凤眼瓜子脸,弱柳扶风之色,再加上病态的苍白……比林黛玉还林黛玉,这真是病入膏肓了,可惜啊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怎么病的这么重了?”

    春桃哭哭啼啼地跪在床侧,床上的秦氏朝着姚钧宁招手,姚钧宁略显拘谨地上前,前世她可没经历过这种母女情景啊,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娘,你注意身体啊。”

    “宁儿,你还活着,你真的还活着……咳咳咳……娘就是死也可以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被抱着,听着耳边哭得伤神心肺的泣声。

    “娘,我没事,您别激动,好好躺着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扶着她躺下,秦氏舍不得地拉着姚钧宁的手。

    “都怪娘无能,没能护你周全,宁儿,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苦情大戏,姚钧宁听着都动容了,前世她没娘疼,没爹爱,唯一有的就是奶奶给的关怀,这突如其来庞大的亲情,着实让她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别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服侍床前的丫鬟说来,姚钧宁看着现状,再看看周遭。

    “都病成这样了,为什么没有大夫在这守着?”太尉府请不起一个家庭医生吗?

    姚钧宁冷声问,丫鬟立马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大夫被二夫人叫走了,说是二小姐这两日偶感风寒,身体不适,所以夫人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了!我娘是这府上大夫人,一个庶出的女儿竟然……我爹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老爷知道。”

    丫鬟唯唯诺诺地回答,姚钧宁嘴角一抽,内心冷笑啊。

    得了,这里的姚钧宁命也不比她好到哪去啊,一个久病缠身受尽冷落的亲娘,还有个偏心眼儿的亲爹,重点还有个谋害她的姨娘……

    玩大发了!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