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9章 老本行,捉贼吶

作者:折耳听音  |  更新时间:2020/1/6 12:28:24  |  字数:2108字
    自古皇储之争那是明争暗斗你死我活,小话本里都写着呢,但今日一见,靠……用不着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坏话,太幼稚了点是不是。

    “殿下说笑了,若是能顺利嫁于三殿下,那是钧宁一生的福分,三殿下是整个京都闺阁里都窥觑之人,纵然风/流那也是三殿下才情过人,这样的三殿下,钧宁又岂能一人独占,不过还是十分涕零殿下之恩德,这般为钧宁婚事忧愁,回家钧宁定禀明爹爹二殿下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话一出,对面之人眼眯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姑娘,看来姚大人真藏着自己姑娘呢,既然姚大小姐心属我那三弟,我这二哥哥自然得祝福,今日这饭就当我这二伯请了,钧宁姑娘若是还推脱,那就不把我这二伯当自己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什么也要让她姚钧宁承了这个人情啊。

    姚钧宁看着一脸狐狸色的二皇子,内心感叹。

    这一个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,这么有城府,就不怕折寿吗?老二和老三看起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啊。

    “那钧宁就谢过二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,姚大小姐请便吧。”二皇子从容道,姚钧宁呵呵哒,一个华丽转身,昂着头朝着店小二。

    “小二,那就麻烦你把你们这最好的饭菜和美酒上来,对面的二公子银子应该很足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说完还不忘冲着对面的二殿下投去谢意,而二殿下在听到姚钧宁突然霸气横生地对小二说出那话时,愣了住,直到姚钧宁进了包厢才回神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那姚家大小姐……”二殿下表示深刻怀疑。

    进了包厢的姚钧宁捋了捋气,春桃都吓得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就知道你要惹事,这可怎么办,竟然在这遇到二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,难不成他还跑我爹跟前告我状不成?你放心,皇子没那么闲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整理好心态,恣意地朝着软榻上一座,靠着窗边看着街道之景。

    绝了,不愧为特设包厢,从这窗户看下,湖景,街景,甚至不远处的皇家城楼,都入眼内,此时华灯初上,晚风轻抚,真是别有一番雅致。妙哉,这才像穿越过来该干的事啊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还能这么若无其事,处之泰然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呢,事已发生,多想无益,小春桃啊,你才十二岁想那么多心思干啥,还是之前呆萌傻气点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!”春桃没有半分说笑的意思,姚钧宁只好动动身份了,脸一沉。

    “春桃,到底谁是小姐,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……不对,还能不能让本小姐好好吃顿饭了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冷峻地说来,春桃憋屈地鼓着两腮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春桃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乖,坐下,准备开吃……”

    姚钧宁拍拍小姑娘的肩膀,余光瞥了门一眼。

    她又何尝不多想,只是事已至此,只能见机行事,她就不相信这个二王爷真没事干,跑姚峰年跟前嚼舌根去。

    须臾后,桌上满汉全席,大开了姚钧宁的眼,本以为古代的食物哪有现代的烹饪好,但是……她这真的错的离谱了。

    “春桃,真可惜这里没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发朋友圈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吃!说了你也不懂,拿起你的筷子来,跟我一起来把菜吃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笑呵呵地唱出来,完全令春桃苦恼啊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没胃口,咱们还是快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丫鬟还是闭嘴吧,影响我食欲。”

    语毕,姚钧宁大快朵颐,毫不顾及丝毫世家小姐形象,让春桃更是好一顿愁啊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一个酒嗝,姚钧宁微醺啊,春桃都快急哭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这让我回去怎么跟夫人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“桃啊,人生得意须尽欢,姐姐我今天喝得开心,我娘她那么疼我,只要我开心就好呗,还交代什么,走吧,回府,给我娘也备一份玉花糕带回去,甜而不腻,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,只不过刚说完,就听到外面冷冷地呵斥和打斗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!”

    原本放松下来的精神立马警觉起来,姚钧宁甩甩脸,打开门,就看着对门站着黑脸的二殿下,身边的护卫已然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,方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,让那贼给跑了。”

    贼?姚钧宁话还没问完,屋顶上跳下来了护卫,对着二殿下沉重地说来,二殿下脸色越加难堪,但很快收起了情绪朝向姚钧宁。

    “姚家小姐,天色已晚,最近京都不太安静,还是早点回去,莫要让令尊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钧宁谢过二殿下关心,这就要走,再次感谢二殿下今日的盛请,钧宁吃得很好,一定会跟爹爹好生说二殿下的恩赏。”

    “弟妹客气了,回去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这二王爷的官面做的十足,姚钧宁却能感觉的他笑着的脸皮下,此时绝非面上这么祥和淡然,瞧着他护卫剑上有血迹,姚钧宁就知道不太平,还是赶紧走为妙。

    坐上马车的姚钧宁顿时感觉到肚子不消化了,奶奶的,没个春桃搞坏情绪,最终还是被隔壁的人给影响了食欲。

    “春桃,叫车夫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也知道心急啦。”春桃瘪嘴道,姚钧宁掀开车帘,看着楼上,心思沉沉。

    行之半路,姚钧宁作呕,隐约觉得不太对,酒劲上头没错,但分明是有一股味……

    马车终于到了姚家后门,春桃畏畏缩缩地上前,对着后门的看守,听姚钧宁的吩咐,把身上所有银两都给了下人,下人见钱犹豫了下,但还是收下放了行。

    姚钧宁的别院,刚下车,车夫要牵马车走,被姚钧宁叫住了,说了两句,马夫独自离开了,春桃不明所以,刚想说什么,被姚钧宁抢了头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这里没外人了,你个小贼怎么的,是想赖在我姚家的马车上了?”

    姚钧宁话一说,春桃惊慌地到处看。

    “贼?哪里有贼?小姐你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捂住了春桃的嘴,定神地看着马车,片刻后,安静到诡异,春桃吓得背后冒冷汗,忽然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从马车底翻出来,背对着姚钧宁主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呜呜呜。”这就是姚钧宁为啥一直捂着春桃嘴的原因,就知道她会吓得大叫。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