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第14章 一场闹剧演完了

作者:折耳听音  |  更新时间:2020/1/8 18:44:39  |  字数:2306字
    金氏连忙上前扶起来一看。

    诶呦……姚月娇这嘴角流血,额头也流血了,伤的过了,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,这么家暴,姚峰年的心狠手辣,令姚钧宁都意外了。

    虎毒还不食子呢,这老东西可真比老虎还没人性,姚钧宁心中不禁腹诽,还以为姚峰年偏爱二房,但似乎他对自己哪个子女都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爹爹……你怎么打我,明明是姚钧宁她犯了错。”

    姚月娇被吓得嗫嚅道,姚峰年再度举手,金氏挡在姚月娇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开!”姚峰年是真动怒了,一把推过金氏,金氏踉跄扑倒,而姚峰年继续挥着手臂朝姚月娇而去。

    姚月娇吓得满地打滚地跑,姚钧宁眼底嗤笑,但很快又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娘,娘……”姚月娇哭着躲金氏身后。

    一场大闹剧最后在金氏跪倒姚钧宁面前给停顿了下。

    “宁儿,是娇儿的错,是她该死,拿你清白戏耍,都怪我这当娘的平时放纵,是我的错,你怪二娘我好了,你就……就求求老爷,别打娇儿了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瞧着抓着她罗裙的金氏,目光阴寒地瞪了眼后,掩面撇过。

    “二娘,女子一最重要的就是清白,如若今日爹爹不信宁儿,恐怕宁儿就只能以死来证清白,我知月娇妹妹平日里顽劣了些,但真不能这般构陷于人,这种事今日是发生在我身上,在姚府里,月娇妹妹顶多也就是教训斥责一顿,要是日后月娇妹妹嫁出去再这般乱来,恐怕不似此时这般善了了,今日爹爹打了她几下,并不重,伤及不了性命,二娘要知慈母多败儿,一切还是仅听爹爹的吧,三王爷都说了爹爹治家有道爱女如命,我相信爹爹会妥善教育好月娇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不紧不慢地说来,金氏恨的啊,那是咬牙切齿,而姚峰年听完更是脸色暗沉,也不知是他真的想打还是做样子,反正当着姚钧宁的面又重重地打了几下姚月娇。

    最终姚月娇被扶着出了姚钧宁的院子,被罚半个月不准出门,好好抄女戒,而金氏也被姚峰年呵斥个狗血淋头,颇有打入冷宫之像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事差不多了,没想到姚峰年在二房母女走之后,又特地让下人进来收拾屋子,面上看着是关心姚钧宁,实则,姚钧宁算是清楚的很,姚峰年也没全信她的话,不然为啥要等到老妈子们收拾完,没找出来东西才起身。

    “宁儿,爹有愧于你,爹忙于公务这些时日几次三番都让你受了委屈,今日之事月娇胡闹令你清誉蒙羞,爹爹日后还会严加责罚她,你娘身体不好,就不要告知她,令她担忧了,还有你舅舅也公务繁忙,莫让他担心知道吗?”

    走之前都不忘使个心眼,这姚峰年不中庸啊,完全是个老狐狸,姚钧宁发现小瞧了自个这爹。

    “女儿明白了,爹爹放心,宁儿今日虽受了委屈,可好在爹爹愿意信我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表现出十分乖巧的模样,姚峰年点点头,又吩咐了老妈子,让人多炖些补品吃得来。

    “日后月娇若是再往你屋里来,你就告诉爹爹,之前她拿了什么东西回头爹爹让人给你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月娇妹妹喜欢那就给她吧,同是姚家子女本应和睦相处,女儿不想让爹爹为难,爹爹公务繁忙一心为南越,女儿理当体恤爹爹才是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的话让姚峰年内心稍稍软了些,瞧着自己这个平日里不出门,生性胆怯又害羞的长女,一时间说不出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宁儿你要是有什么想要的或是要求就跟爹说,爹答应你,一定满足。”

    姚峰年许下承诺,姚钧宁眼下闪过一道暗光,意外啊,昨个回来路上她还想找去丞相府的契机呢,这事瞬间就有着落了,姚钧宁心情稍稍好了些,温顺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宁儿先谢过爹爹。”

    送走姚峰年后,姚钧宁颓废慵懒地躺在摇椅上,关院门回来的春桃,倚着门槛大声喘/息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好厉害,竟然把二房的折腾成那样,不过真的好险啊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隔墙有耳,别说了,我累了,让我一个人休息会,你也休息去吧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没心思跟春桃唠嗑刚才的成就,主要是满脑子还是那贼的模样。

    春桃欲言又止地退出去了,姚钧宁随即摸出袖口里的玉佩,摸过来摸过去,看着上面是不是有啥机关她刚才没注意呢,但……它就是块玉佩,要说哪儿不同,顶多了就是块上好的翡翠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那姚月娇真是早不来晚不来,就知道操了我的好事!还有你!说什么等你来接我?我要你接什么啊,给我一块破玉,也不说清楚,姑奶奶我只想回到二十一世纪去!谁稀罕你接我啊。”

    姚钧宁对着玉咒骂道。

    苦恼了小半会,姚钧宁脑子清醒了些,开始慢慢整理思绪。

    她穿越了,贼也穿越了,但很不同的一件事就是,她穿在了别人身上,这张脸虽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,可还是有点不同,年纪最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但那贼……好像跟传来之前一模一样,年纪还是二十出头,样貌除了头发外,一点都没变,这也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她穿越跟这贼有关,并不是误打误撞?

    姚钧宁内心深处萌生了各种猜测,可惜的是……在下次遇到那贼之前,这些猜测都是无解的。

    顿足捶胸地恨啊!

    这摆明了是要让她吃不好睡不好了,姚钧宁在椅子上死去活来地翻滚,最后啊的一声坐起来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多想无益,姚钧宁甩甩脑袋,反正那贼说了会再来找她,那就等等,也算是孽缘深重当了这里姚钧宁的替身,走之前怎么的也得把她娘安置妥当才说得过去,姚峰年那老狐狸既然许下承诺,那就会会那个三王爷请到问生大夫之后再说,不是说那京都第一美男吗,她倒是有些许的兴趣,见见这神秘的三殿下,看看能多迷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三王府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问生几步上前,刚靠近就闻到了血腥味,面色一凛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南宫司却完全不在乎自己的伤,情绪微有稍动地按住问生的肩膀,声音嘶哑难忍地颤动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问生一愣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那个小女孩,我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司再开口,问生反应了好几秒眼色发亮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当年救你命的小姑娘,不是说可能早就死了吗,怎么……你在哪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姚家,姚府,姚钧宁,她就是那个小女孩。”南宫司活了半生都不曾有此时地开心和悸动,老天一向对他凉薄至极,偏偏给他这遭机遇,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问生讶异到无言以对,满脑子回忆着别舍里那满脸脓包的姚家大小姐。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